筆趣閣 > 網游之金剛不壞 > 第四百五十一章 汲靈術
    內丹,是怪物吸收日精月華凝聚畢生功力修煉而成。

    這種特殊材料,只有開啟了靈智的高階怪物才具備。

    不是說低級怪物凝聚不出,而是低級怪物中,很少有開啟靈智的怪物,高階怪物實力強大,吸收天地靈氣日精月華增長實力幾乎是本能,所以內丹這種東西只有高階怪物才會有。

    而且內丹作為高階怪物最重要的力量源泉,會被打上靈魂烙印,怪物死后,靈魂和力量將會盡歸于內丹。

    沒有內丹的怪物死后直接回歸數據重新刷新,獨孤小玲當然汲取不到怪物的靈魂。

    “內丹?”

    王遠呵呵一笑,掏出一顆紅藍相間的珠子,然后發了個截圖過去。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王遠發過來的截圖,獨孤小玲直接愣住了。

    過了好大一會兒,獨孤小玲才回消息道:“你竟然還有這東西?”

    隔著聊天框,王遠都能感受到獨孤小玲臉上的詫異表情。

    “運氣好!”王遠笑道:“開個價吧!給錢就賣!”

    王遠自是知道獨孤小玲的脾氣,這姑娘倔的很,從不平白受人恩惠,要是換做馬里奧那種無恥之徒,王遠都不用提錢,這貨肯定上趕著白嫖。

    畢竟材料這種東西不同于裝備功法,這玩意只對一小部分人有價值,對于尋常玩家來說價值不大,即便是王遠,要不是對方是獨孤小玲,也不會提錢的事。

    “這個……”獨孤小玲有些為難道:“我手里只有五百金……你這內丹是雙屬性的……我……”

    汲靈術最大的作用就是給傀儡賦予靈魂,內丹作為汲取靈魂的主要道具,屬性自然也是極為重要的,單屬性內丹已然極其少見,何況是雙屬性。

    王遠手里這顆內丹品質暫且不提,單是兩個屬性,就價值連城少說也得千金,手里只有幾百金的獨孤小玲,自然不敢想買的事。

    “三百金賣你了!”

    王遠豪邁道:“放我這里也是占地方!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這好嗎?”獨孤小玲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好!朋友價嘛!”王遠笑道。

    反正這玩意除了獨孤小玲,也沒有其他人需要,與其在手里放臭,倒不如現在就給獨孤小玲。

    這可是高端貨,等其他玩家能夠用的到的時候,游戲都開通充值業務了,天知道游戲幣會貶值成什么模樣,物價自然也不如現在的實在。

    當然,究其原因還是因為獨孤小玲為人仗義,王遠愿意把她當朋友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推脫了,你有時間給我送過來嗎?”獨孤小玲道:“我現在在修理傀儡,一時半會走不開。”

    “這就到!”

    關上聊天框,王遠直奔驛站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候,王遠來到了唐家堡的機關坊。

    諾大的機關坊,依舊是冷冷清清,上一次來的時候,機關坊還有近百個玩家,現在只剩下了一半,放眼望去整個機關坊內稀稀拉拉,連個說話的聲音都沒有,只能聽到叮叮當當做零件的聲響。

    看來還是有人沒堅持住,直接洗天賦玩暗器去了。

    作為唐門分系之一,能夠冷清到這個地步,機關師這個職業的前途可想而知,以《大武仙》這個游戲的玩家基數而言,哪怕是拳僧這樣的冷門職業,也有數以百萬計的人好吧。

    不過想想也沒毛病。

    機關師這職業沒有傀儡之前,攻擊低,防御差,無論PVP還是PVE都是墊底,有了傀儡戰斗力也很一般,更要命的是這玩意還得用錢來堆……有錢人的本就不多,喜歡受虐的有錢人更是少之又少,能堅持下來的,都是萬中無一的死腦筋。

    很不巧,獨孤小玲就是其中一個。

    “牛哥你來啦,玲姐在修理臺那邊呢!”

    “牛哥,這次又帶了什么好東西?”

    “真羨慕玲姐有你這樣的男朋友……”

    機關坊人少,大家作為幾乎被遺棄的玩家,還是相當團結的,彼此之間都十分熟悉。

    上次王遠在機關坊做滑翔翼的時候,大家都認識了這個和獨孤小玲關系不錯的和尚,此時見王遠來到機關坊,紛紛放下手里的工作跟王遠打招呼。

    “額……”

    這年代,但凡異性走得近,都會被人胡思亂想,王遠滿頭黑線,穿過操作間來到了修理臺,只見修理臺上,獨孤小玲擼起了袖子,裸著肩膀,在哪里滿頭大汗的做維修工作。

    還真別說,這小妞認真起來倒也沒那么變態了。

    維修臺上,躺著被道可道砸壞的機關傀儡。

    有金主做后臺,獨孤小玲手臂比之之前大了不少,原本的機關傀儡都是獨孤小玲用普通材料湊得便宜貨,只有關鍵部位才用稀有材料。

    現在臺上的機關傀儡,儼然鳥槍換炮,莫說核心位置,就連軀干之類的部位零件都是三階以上的稀有材料。

    “你來了!”

    這時,獨孤小玲也注意到了站在身后的王遠,連忙回過身道。

    “嗬!”王遠笑道:“你這形象,咋比我還爺們呢!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獨孤小玲尷尬的笑了笑道:“做這種工作,可不是女的當男的用,男的當牲口用。”

    “修的怎么樣了?明天的比賽能參加嗎?”王遠知道這小妞三句話說不到就要扯淡,連忙轉移話題。

    “已經好了!”獨孤小玲道:“就差你的內丹了!”

    “看來我來的正是時候。”王遠笑了笑,將內丹遞給了獨孤小玲。

    接過內丹,獨孤小玲先是愣了一會神,旋即道:“我可真用了……到時候你要是反悔我也賠不起,只能把我自己賠給你!”

    “扯淡不是!”王遠擺擺手道:“我對你這么好,你還想坑我?”

    “靠!”

    被王遠這么一損,獨孤小玲心中那點感動蕩然無存,沖王遠豎了個中指,然后左手拿定內丹,右手在內丹上摩擦起來,同時口中念念有詞。

    “紅葫蘆,白福祿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王遠無語,這破游戲的秘訣總是這么讓人出戲。

    隨著獨孤小玲念動汲靈術口訣,獨孤小玲手里的內丹發出了紅藍交加的光芒,緊接著光芒從內丹上慢慢剝離,在獨孤小玲右手手心重新凝聚。

    內丹的光芒越來越暗淡,獨孤小玲手心的光芒越來越亮,輪廓也越來越清晰。

    最后內丹的光芒凝聚成了一個紅藍交加的,兩寸左右大小的猴子,同時內丹也變成了一顆灰色的珠子,風一吹化成了齏粉。

    
中国体肓彩票现场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