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嬌妻來襲:王牌boss,輕點撩 > 第610章 單身漢
    “小姐,少爺找到了。”半路,有電話告知白雪蜜。

    “馬上把他帶回來!”她命令。

    “帶不動。”屬下為難地說,“他死不肯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把地址發給我!”她掛上電話,吩咐司機調頭——

    無名的小河之上,吊著一條十分簡陋的小木橋。

    寬度僅夠兩人行走,木板與木板之間有10公分空隙。

    扶手是上下兩根粗麻繩,直接綁在兩頭的木樁上。

    白雪蜜一踏上吊橋就開始搖晃,不得不抓住扶繩。

    老遠能看見橋的當中躺著一個人。

    那人使吊橋沉沉地如半圓的弧形墜了下去——

    吊橋搖晃著,嬴天側過頭看著木板底下的河水。

    水面就像墨藍色的絲綢皺在一起,在月光下波光粼粼。

    他享受這種搖晃的感覺,像在吊床里一樣。

    一陣風來,有一片落葉掉落在他的臉上。

    他拿起這片落葉,開始跟它說著憋悶已久的話:

    “我沒有朋友,所以你就做我的朋友吧。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,我媽媽會在樹與樹之間綁一個布吊床,然后把我扔進吊床。

    “我在吊床里長大。

    “爸爸負責打獵。

    “媽媽負責收拾柴火、采摘果實、洗衣做飯。

    “爺爺負責曬臘肉。

    “那樣的日子,清貧卻快樂。

    “注視著我的目光,都是那么的溫馨而親切。

    “8歲之后,雪崩埋葬了這一切。

    “10歲那年,我離開孤兒院,人生被贏氏買斷。

    “我成了一個從未見過也不知道是誰的人的未婚夫。

    “18歲那年,我首次離開故鄉奔赴大都市讀大學。

    “走進校園,撲面而來的是青春的氣息。

    “一群群的少年,一群群的少女,在那花園一般的校園里編制著美麗的夢想。

    “其實我一直很受別人的矚目,因為他們都說我有頂級英俊的外貌,還有紳士十足的貴族氣質。

    “就連星探都打過我的主意。“

    他把視線挪到天空。

    “但我是天上的星星。任誰都可望不可及。

    “我和別人不一樣,別人努力讀書,是為了填補人生的空白,將來立業成家。

    “而我,已經有一個千年之前就存在的家業在等著我去打點。

    “也有一個十分明確的未婚妻在等著我去迎娶。

    “我的與眾不同代表著孤獨。就像現在這樣,沒有人陪我說心里話,只有你。“

    他把樹葉蓋在自己的臉上。

    “除了你這樣的朋友,我真的沒有別的朋友。

    “雖然身邊并不缺少人,不過,他們都是我的看守。

    “他們必須嚴格保護我這特殊的身份,以免受到別人的侵犯。

    “就算有膽子大的蝴蝶繞過了看守的法眼,到了我的身邊,也被我的肌膚恐懼癥給嚇跑了。

    “我沒有戀過愛,但是我想象過愛情。

    “我以為愛情就是月亮所發出的亮光:沒有了月亮,就沒有了月光。

    “我一直認為自己的人生不會有什么月光,只有白紙黑字寫著的契約,也沒有自由。

    “但是,當我終于遇見白雪蜜,我覺得自己沐浴在迷人的月光里。”

    他微笑起來,樹葉在他的臉上微微地抖動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很幸運?

    “我和她不打不相識,第一次見到她有多討厭她,接下來就有多喜歡她。

    “我真的愛上她了嗎?

    “應該是的。我的心里頭每天都在想著她。

    “只要看見她我就忍不住地開心。

    “這讓我覺得自己20年的孤獨和等待,值得。

    “可是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米宇峰,嘆了一口氣。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只是一個陳舊的擺設?

    “對很多人來說,我的存在根本就不合理,也毫無意義?”

    又一陣風刮來,有些猛,落葉忽然被卷走。

    他倍感無助地看著天上的月亮。

    
中国体肓彩票现场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