筆趣閣 > 眾神遺忘的世界 > 第九十五章 群狼圍攻
    翟哲身上露出了幾道血痕,其余幾位門主看就連翟哲也已受傷,還沒打幾招就露出敗象。這還了得?這還怎么打?第三門主大喊一聲道:“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弟兄們,我們先撤!”翟哲心中一怒,自己被元亦風給糾纏,根本就撤不了,其余人聽到第三門主這一聲喊,俱是從樹干上彈跳逃去。

    翟哲一連施展了三十六招,只覺元亦風的刀根本沒什么招式可言,完全是隨心所欲而打,然而即使是隨心所欲,卻也招招致命,渾然天成,速度快如閃電。第三十七招,元亦風全力一擊,橫刀一斬,那翟哲的項上頭顱已是移位到了別處。

    看眾人離場,元亦風跳下大樹,從翟哲手中撿起了他的靈器,這翟哲的靈器乃是一柄四品中高級別的青鋼劍,適才戰斗時元亦風一直很小心,生怕砍壞了翟哲手中的劍,要不然何必等到三十七招,二十七招足以殺死此人了。“靈器啊靈器,果然是好東西。拿著輕飄飄,用起來卻威力無窮,這把劍倒是外觀不錯,我用著倒是頗為合適。至于這大砍刀還是先收起來吧。譚姐、宋茜,你倆可以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譚秋雨與宋茜聽到喊聲,從樹洞里爬出,看著地上的尸體,俱是不敢置信。“翟華、翟軒、翟通、翟哲!元亦風,你竟然殺死了他們四個人?加上之前的翟讓,靈器閣已然有五大門主死于你手,你到底是誰?你是不是那城主林楓的兒子?故意來靈器閣臥底,為的就是鏟除他們?”譚秋雨不可置信地問道。

    元亦風笑了笑,從地上撿起了那翟華與翟軒的靈器,遞給了譚秋雨與宋茜二人道:“我與那林城主素未謀面,又怎會是他兒子。如今危機已然解除,你二人有何打算?”

    譚秋雨面色一紅道:“有何打算?你毀了我與小茜姑娘的前程,又帶著我倆背上了這滔天大禍,怎么,你還想一走了之,置我二人于不顧?”宋茜也是開口道:“元大哥,你若不棄,我便跟在你左右,做牛做馬,為奴為婢。”

    譚秋雨嗔怒道:“沒骨氣的小丫頭,這么快就被他征服了?”宋茜臉一紅,低下頭去不再言語。元亦風笑道:“我打算去投奔林家,看看林家如何,若是投奔成功,你二人不如就加入林家陣營如何?”

    譚秋雨一愣,開口道:“你要去林家?這是為何?以你的實力,用不了幾年便可登頂尊者,到時候如那林楓一般新建一座屬于自己的城池豈不是更好?”

    元亦風笑道:“譚姐,到時候你莫不是想要做城主夫人?”譚秋雨嗔怒道:“你這小子,時時刻刻不忘調戲姐姐我!”元亦風笑道:“我應該是認得那城主林楓,也許他就是我要找的遠方親戚。在下并無心建立什么城池,到時候你二人看自己的選擇吧。想留在城內安穩也可,跟在我身邊漂泊也行。”

    此話一出,譚秋雨與宋茜心中暗喜,這元亦風年紀輕輕,修為著實可怕,跟在他身邊,生活頓生色彩,就算充滿了風險,也好過跟在俗人身邊浪費了一生強。三人正躬身從靈器閣被殺的那四名門主身上搜尋任何值錢的物件,突然間這暗黑森林中傳來一聲狼嚎,譚秋雨臉色一變,急道:“遭了,是群狼攻城的時候到了!”

    元亦風一愣,開口道:“群狼攻城?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譚秋雨道:“這炎黃城建立在暗黑森林周邊,森林里的靈獸時不時就會攻打城池。人類取靈獸的魂魄制作靈器,靈獸也有智慧,自然對人類恨之入骨,一有機會就要屠城。在這暗黑森林周邊是很少有尊者愿意建立城池的。剛才那狼嘯之聲傳來,只怕是金狼王要帶群狼過來了。我們快逃吧!”

    然而譚秋雨剛剛將話說完,就只見林中群狼出沒,成千上百的狼群開始現身。元亦風看著這數千只灰狼,笑道:“都是些灰狼罷了,看樣子能堪比人類中的武師修為,沒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譚秋雨面如死灰,嘆息一聲道:“沒想到它們來的這么快,灰狼只是一階靈獸,群狼攻城灰狼只是炮灰,你看那四周后來的上百只白狼,這些白狼乃是二階靈獸,你再看那幾十只黑狼,這些黑狼隱匿在灰狼中并不起眼,卻是三階靈獸,堪比人類的宗師。還有那幾只青狼,更是不起眼,但卻是四階靈獸,堪比大宗師修為。”

    元亦風臉色一沉,他對自己倒是不擔心,但此刻這群狼依然把他與譚秋雨、宋茜三人包圍,這二女倒是岌岌可危。情況變得越來越糟糕,狼群數量還在增加,沒過幾十秒鐘,又多了一倍的狼群出現,將三人圍得密不透風。

    譚秋雨疑惑道:“今日真是奇怪,這里只是暗黑森林的邊緣,這些狼群根本就不可能出現在這里。群狼攻城只有清晨才會出動,此刻乃是下午,它們按理不是去攻城的,此刻卻把我們圍起來不知是什么意圖?”

    看著群狼將自己三人圍得密不透風,元亦風嘆息一聲道:“譚姐,拖累你了。待會我殺出一條血路,護送你們回炎黃城吧。”

    譚秋雨笑道:“這暗黑森林里本就危險至極,充滿了不確定的因素,又怎能怪你。說起來,這一日時間雖短,卻覺無比漫長精彩。亦風,姐姐比你大十余歲,早就活夠了。你還年輕,快走吧!這一次,就讓姐姐為你墊后。”

    宋茜也認識到了事態的嚴重性,開口道:“元大哥,你帶這我倆是沒有生路的,這時候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刻,我也聽說過金狼王的兇猛,趁金狼王還沒來,你快撤吧!”

    元亦風笑了笑道:“宋茜、譚姐,你我三人相識沒有幾日,但是此刻我把你二人當做是朋友。一個男人,至少要像個男人。該怎么做,我心里是有數的。扔下你倆我獨活,就算是活著,也洗刷不凈我這一生的恥辱。”

    譚秋雨笑了笑,她聽到元亦風這句話,只覺自己前十年一直在靈器閣賣命,到頭來不過是浪費光陰罷了。她拔出了那死去的翟華之佩劍,開口道:“既如此,那便死在一塊吧!亦風,你的出現真是令我大起大落,但是姐姐我不后悔遇到你。”
中国体肓彩票现场直播